赤い砂堕ちる月 翔侠线感想【ネタバレ注意】

全线剧透。服用注意。

















翔侠:
(个人脑补CV:森久保祥太郎)

QQ截图20130318163151



吃的最满足的一条线。原来我觉得汪明和洛泉大概一个是表官一个是里官,而翔侠作为三大男主之一实在不知道有什么优势。然后我通完才知道自己错了……
熟悉PO主的人都知道PO主的死穴是幼驯染,而我在连续吃完洛泉胡白汪明后,一个和女主有关的童年伙伴都没有出现过,这让我已经没抱希望能看到小春霞童年能和男主有牵绊的故事了。可是我没想到…………幼驯染这个童年梗居然是埋在翔侠线的。

翔侠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西大国的王太子刘恒,在汪明线中,借助狮子之力来到西大国王宫的汪明目睹了王宫中遍布的死体,其中有一具尸体,穿着整洁,有着美丽的黑发,汪明心想,或许他就是西大国的王太子吧。但是实际上,那是翔侠的兄长,庶出的皇子僚布。僚布是翔侠唯一的朋友,从小桀骜不驯不服管教的翔侠在宫中是出了名的难搞,再加上之后爆发了阴谋策乱,宫中流传着他不是王亲生的传言,导致了幼时的翔侠自暴自弃,就在这时,僚布与看着他长大的大臣典黎劝慰了他,解开了他心中的郁结。
在翔侠正式成为王太子后,聪慧的他准确的看出了东汪国与西大国之间暗藏的杀机,可是自己的父亲却因为过分相信东汪国绝不会背弃自己的王后,东汪国国王的亲妹,无视了翔侠的说法。
绍元13年,瘟疫爆发,在死的压迫中,翔侠与僚布做出了亲友宣言,成为了一生的亲友。同年,东汪国丞相暗派符咒师操纵散布瘟疫的妖兽山挥,进攻了西大国王宫。西大国国王认识到了自己的天真,将西大国的未来交予翔侠,而僚布也决意以他自身来替代翔侠,成为【西大国王太子】被杀死。在身后传来的杀戮声中,翔侠被典黎带离了西大国。
在流离的岁月中,他有一天遇到了一个赤眼的小女孩,小女孩看到他被人殴打命垂一线,便使用了符咒术杀死了妖怪,可面对同样是操纵着符咒的小女孩,翔侠的心中却充满着仇恨,因此对她口吐恶言。女孩不知所措流下眼泪,他意识到自己的迁怒,心中软了起来,向她道歉。这时,因为骚乱兵士们向这边赶来,翔侠为了保护女孩,带她离开。这时,是他第一次心动。
在女孩的家边,他知道了女孩的名字,知道了她从来没有出过门,没有过朋友,连和母亲以外的人说话的机会都不曾有过,还有,他是她第一个朋友。
诉说着这些事的女孩的眼神,与其说悲伤,倒不如说是幸福。
从此,他成为了小女孩的朋友,隔三差五,他都会趁着小女孩的母亲出门的时候来陪她聊天,讲各种各样的故事给她听。
渐渐地,两个人彼此喜欢上了对方。

QQ截图20130319182611


「若是十多年后,我们还没有别的喜欢的人,那你嫁给我好吗。」
然后一起在沙漠的绿洲,每天看着星星,猜测着明日的天气。
「不仅是你,我会连你母亲一起保护的。」面对女孩悲伤的神情,翔侠了然地明白她的担忧,做出了承诺。
听到这些,小女孩很开心,与他约定明天和他一起见母亲,说清楚两个人之间的情愫。
可是,第二天谁都不在。女孩的母亲也好,翔侠也好。她等了许久,等来的却是母亲慌张的身影。母亲告知了她叶氏一族的使命,守护嬉凤石。并将嬉凤石交给她,嘱咐她一定要守护嬉凤石,决不能让没有力量的人拿到,从而被嬉凤石的力量迷惑。
面对叫自己离开的母亲,还有即将来的人是自己的父亲这个事实,慌张的女孩第二次离开家,去寻找翔侠,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可是她却从卫兵口中得知,翔侠因为【杀了封印的妖怪】这个罪名,已经被投入监牢马上要被处死。女孩在绝望的情况下,想到了嬉凤石,她设法见到翔侠,将嬉凤石交给他,原想着翔侠一定可以获救,之后却听到了翔侠的死讯。
无助的女孩混乱中回到了自己的家,看到的又是血的世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的尸体,和母亲染满血的身躯。
因为这段令她崩溃的记忆,女孩坏掉了。而当时在场的第三者,咒术师永祥,为了救她,便封印了她的记忆,带她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绍元23年,失去了从前记忆的春霞与翔侠再度相遇。成为了符咒师的春霞用布掩盖了自己的容颜,翔侠因此没法认出她。在大慈悲寺一条巨蛇来袭,翔侠为了保护众人,以自己为饵引去了巨蛇的注意力,在那一瞬,春霞的脑海中掠过几个模糊的场景。
为了追寻记忆的残片,春霞决定暂时留在翔侠身边,某天,因为得知春霞的眼睛是罕有的赤色的翔侠在震惊之下,一时不慎,竟让小偷偷去了自己的钱袋,而钱袋之中更是有着对他极为重要的东西。作为帮忙找回钱袋的交换,他答应了洛泉的沙漠任务。
在沙漠之旅中,已经知道春霞是那个他童年相遇的女孩的翔侠心中错综复杂,在夜间,他面对从噩梦中将自己唤醒的春霞,不由得向她提起了20年前的往事,同时,他也得知了春霞失去了从前的记忆的事实。心情微妙的他虽然嘴硬说着【你的身世反正和我没关系……过去什么的没有了还生活的比较快乐,就算说想起来了,也有还是忘掉比较好的情况不是吗】这些话,可还是忍不住问了春霞关于她想选择的主人的问题。

【这里节选了光属性和暗属性两种版本,其实我比较喜欢暗属性,因为我想到翔侠听到那个答案的心情到底多亮就觉得有些萌【。】

翔侠:「东汪国的符术士是那种,直到自己的主人死去为止,都会只侍奉一个人的类型对吧?」
翔侠:「你的话……会选什么样的人?」
春霞:「我想……会是能改变我的人。」
翔侠:「哈?能改变你的人?」
春霞:「我希望能变得更强。」
春霞:「能够持有自己的意志,能帮上别人的忙……我想成为那样一个强大的符术士。」
翔侠:「……是吗。」
翔侠:「不过总有一天肯定能找到的不是吗?能把你训练的喘不过气的主人什么的。」
春霞:「呵呵。谢谢。」
春霞:「若是真的能早一点找到就好了……」

-------------------------------------------------------

翔侠:「东汪国的符术士是那种,直到自己的主人死去为止,都会只侍奉一个人的类型对吧?」
翔侠:「你的话……会选什么样的人?」
春霞:「你问这个想干嘛?」
春霞:「就算还不确定,但肯定不会选你这样的人吧……」
翔侠:「啰、啰嗦。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春霞:「嗯……一定要说的话,他要是个霸王吧。」
翔侠:「啊?霸王……?」
春霞:「我是很讨厌无聊的人。」
春霞:「所以我喜欢那种不拘泥常识,想要去搏取巨大果实的人。」
春霞:「也就是说……若不是能有治国气概的人的话,我无法向他献上我的一切。」
翔侠:「你……你这个人还真是有野心呢。」
翔侠:「无语之余反而让人佩服了。」
春霞:「哼哼。你这么赞美我可不是让我害羞了么。」

翌日,来到沙漠中的驻足点后的春霞发现翔侠在绿洲这个村庄中格外人气,而在这里的他变得与王陵中不同,非常的有生机,也充满着温柔的笑容。
在结束了任务后,村中为了迎接翔侠,为他摆了接风宴,于是两人便又在绿洲停留了一个晚上。而在那个晚上,醉酒的翔侠不由得对春霞诉说了心声。

QQ截图20130319183032

「你要不要和我一直住在这里。」
「两个人一同眺望着星空。」
「即使我找到那个小偷也无济于事了。反正你已经全都忘了不是吗?」
「明明一直以来,我都只有你一个人。」

回到了王陵的翔侠发现之前他并不相信的那些王陵的人,都在无偿的为他帮忙寻找钱包,一时纠葛的他从春霞面前消失。
当夜,丞相府收到了一封神秘的信函。而在一片噪杂的寻找犯人的声音中,翔侠在夜空下握着手中平日束发的红色衣带,默念着心中的决意。

第二日,春霞与杏红正在谈天之际,突然听到大街上出现了妖怪。击退妖怪后,卖菜的大婶告诉春霞,之前偷走翔侠钱袋的小孩已经被一群妖怪抓走了。正当春霞一行人打算去追妖怪群时,哈巴黎突然大惊失色,让胡白他们叫永祥过来。在永祥的鉴定之下,他们得知这群妖怪竟是散播瘟疫的妖兽,山挥。只要被它所伤,便会成为感染体,继续二次散播瘟疫。

QQ截图20130319184648

在王陵这边已经自顾不暇没有人手的情况下,春霞决定独身去救那个孩子。路上偶遇了翔侠,便一起拉了他前去。
好不容易追上了孩子,他却拒绝交出钱包来。

QQ截图20130319190501

「我只要有了这个石头……就什么都不怕了。就算再怎么被打也不会痛,再怎么跑也不会累。就算受到了再严重的伤第二天也能痊愈,空着肚子也不会睡不着了。只要有了这个……我再也不会感到孤单了……哪怕没有父母要讨饭,哪怕被街上的人当白痴耍……」

一路后退的孩子却没能察觉身后就是万丈悬崖,失足滑了下去。
虽然翔侠在关键时候抓住了他的手,最终孩子还是因为大量出血力竭不支,在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之后,落下山崖。
在那之后,翔侠告诉了春霞,钱包里的东西是什么。

翔侠:「若是你这么想知道的话……就给你看看好了。」
翔侠:「将我和你的人生打乱的,魔性的石头。」

在那一瞬,春霞的内心涌出了非常奇妙的感受。

春霞:「我……见过这块石头。」
春霞:「不,不只是见过。」
春霞:「很久……很久以前……我把这块石头…………嬉凤石——」
  我将这块石头放入手中的瞬间,耀目的光芒四溢。
  这光芒仿佛是一直在等着这再度相遇的一天一般,温柔的将我的身体包围——
春霞:「我想起来了……」
春霞:「这块石头是我的——」
翔侠:「喂,春霞!」
翔侠:「振作点……!」
  那唤着我的名字的,怀念的声音。
  已经无法再度相遇的,我的……初恋。
春霞:「……刘恒……」

回忆起了一切的春霞从记忆中苏醒,哈巴黎告诉她她已经昏睡许久,而翔侠现在在外面为她买食物,自己这就去叫他回来。
等待翔侠回来的春霞正在不知之后该做何反应的时候,不速之客来访。来者正是绿洲中与她有了一面之缘的典黎。典黎向春霞吐露了他们的一切阴谋,山挥也是他们所放,意图让王陵尝到当初和西大国一样的痛苦,而唯一能令翔侠动摇的那个存在春霞,也将被他带去喂山挥。
正在命悬一线之时,典黎的同伙告诉他永祥带着卫兵去了绿洲,于是春霞便被作为人质带走,可是对于典黎的这份威胁,永祥却并不在意。正在两者要做出决斗之时,翔侠赶来包揽了所有的罪行,被永祥带回王陵。临走前,他将春霞拜托给了典黎,并将嬉凤石偷偷交还到春霞手中。

春霞与典黎为了救翔侠,想了各种方法,终于在汪明的里应外合下,成功得到皇帝的赦令,但是却苦于玄贞的把守,不能将翔侠带离天牢,唯一能做的,只是寄望嬉凤石能再救翔侠一命,可是过了几天竟传来了翔侠的死讯。
在与师匠永祥的战斗中,春霞抱着必死的觉悟站在永祥面前,在紧急之刻,翔侠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保护了她。
原来翔侠的死讯,是因为他突然从牢狱中消失,看守的兵士因为害怕才捏造的谎言,和十年前一样,都是嬉凤石救了他。

结束了一切的两人,终于可以直面对方,互诉心意。而翔侠也终于放下了对东汪国的仇恨,揭下了春霞覆面的布,与她结下契约。

QQ截图20130319200951

  我从床上下来,跪在刘恒面前。
翔侠:「喂?春霞……!?」
春霞:「刘恒。我……」
春霞:「我会将你视作主人,将我的全副身心向你捧上,立誓侍奉于你。」
翔侠:「春霞……」
翔侠:「……谢谢。」
翔侠:「我也会为了能成为和你相称的主人而全力努力的。」
翔侠:「那、那个……所谓的和符术士的契约,具体是要怎么做?」
春霞:「嗯,符术士呢,因为是有绝不会让主人以外的人看到脸的这个规定,所以……」
春霞:「刘恒将我覆面的这块布取下的话,这就能成为契约的证明了……」
翔侠:「这、这样啊。我知道了……」
翔侠:「不过明明只是这样而已,我却超紧张啊……」
春霞:「你、你别说这样的话啊。」
春霞:「我这边也很害羞的啊……」
  刘恒深呼吸了两下……
  下了决意一般,伸手触摸到了我覆面的布。
  然后——
翔侠:「……春霞……」
翔侠:「骗人的吧……?」
翔侠:「你竟然,已经变得这么漂亮了……」
春霞:「哪、哪里啊,漂亮什么的……」
春霞:「你不用说这些来顾虑我也可以哦,刘恒。」
翔侠:「笨蛋。谁会到这个地步了还顾虑你啊。」
翔侠:「我现在可是遇到了十年都没有遇到的幼年伙伴……」
翔侠:「能与初恋的对象再度相遇,到底是多么的感激,你不懂吗?」
  这样说着的刘恒的眼中,涌起了一丝泪光……
  那份炙热的爱意,也在我的眼界中散开。
翔侠:「再会之后我就一直在想……那个时候的你,到底成了什么样的大人,真想看看啊。」
翔侠:「可是,东汪国的符术士,是除了主人以外绝不会让他人见到自己容颜的不是吗?」
翔侠:「我一定是不会再有能看到你样子的一天了,这样想着,我已经放弃了这个希望。」
翔侠:「可是,你却将我选作主人,从今往后,也会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
翔侠:「……!可恶…」
翔侠:「明明想看的更明晰一点,可是眼泪把我弄得完全看不清了……」

之后,丞相为了绝地反击,便命令山挥的原主人,现东汪国国王曾经的符术士,也就是永祥的老师兆融,操纵山挥,袭击王陵,以逼迫汪明放弃王太子之位,明了山挥所在位置的翔侠与春霞二人,阻止了丞相的计划,可春霞却因为发热,疑似被山挥伤到患了斑点病。所幸在洛泉的诊断下,不过是伤风而已,并且在当初沙漠绿洲任务中,获得了财物里也有治疗斑点病的特效药,为了保险起见,也让春霞一并服下了。
结束了一切的两人,在进宫的时候遇到汪明,汪明将二人带来边境的一处山丘,告诉翔侠,在这下面沉睡的,便是当初因为斑点病死去的西大国国民,而所有的人都是他一手掩埋。而在那些坟墓中,翔侠找到了插着王太子之剑的那个地方。满怀对亲友的怀念,他诉说着一切都结束了,并与僚布约定,一定会再度复兴西大国,希望亲友能够默默注视着自己。

在一切都画上句号后,两人回到了沙漠中的绿洲,慢慢地勾画出那童年的约定中,属于两人人生的第一笔……

【…………我居然写完了………………[蜡烛]总体来说翔侠真的是不玩不知道他有多好的一个角色,而且越回味越萌,我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把手机的WP都换成了他……对春霞他是深深爱恋了10年,不曾忘记,即便春霞当年是符咒师,他也没有因为家族的仇恨而黑她,反而是帮助了她一起逃离士兵,之后也是一遇到春霞的眼泪就缴械投降。忍不住就…………点赞啦!(捂心口)】

留言

終於來看感想了喵

把感想非常隨便的寫了一下後就爬過來看阿紫的感想~
跑汪明和洛泉后本来对这部没有抱有太大期望没想到翔侠眼前一亮w
之前以为翔侠是个有点轻佻的阳光大男孩没想到他的过去这么沉重!跟妹子的过去回忆真的很萌,虽然结局很虐,可是完全能够说服我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翔侠还是对春霞念念不忘!←不过这对小儿女真的好早熟(喂
沙漠那一段也是我超级喜欢的一段!最后吐真言的翔侠色气又脆弱,估计平常他不可能也不会容许这样的自己吧,可是一直看着初恋妹子就在身边,碍于立场不能够坦率的表达,翔侠真的好苦逼,最后苦尽甘来真的很为二人高兴啊~
刚才在YM看到阿紫的永祥预定,蹲等!我觉得我有多爱翔侠就代表我对永祥有多大意见!(喂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