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い砂堕ちる月 汪明线感想【ネタバレ注意】

全线剧透。服用注意。











汪明:

汪明真是个好孩子,三大男主多多少少都有那么点黑历史,但是只有汪明从头到尾心中毫无污垢,坦荡直率,一直心怀百姓的活着,所以看到他在洛泉线的结局我还挺为他开心的。
他的个人线的矛盾如上所说,一直在于他立志改革,而实权却是由自己的伯父邓丞相操控,他眼睁睁的看着丞相做了许多无德之事,却始终苦于自己没有力量,无法阻止这一切。在这时,春霞出现了。
在东汪国,符咒师作为极少有的存在,是被视作国之宝物的存在,若是适当运用,甚至可以动摇国之存在。于是,希望培养自己势力的汪明便决意让春霞与自己结下契约,成为对抗丞相的棋子。
汪明线的萌点大概在于,作为唯一一个在结下契约前就看到春霞容貌的人,他前期是真的决定只把春霞当棋子,而在听到春霞被敌军头领差点弄去侍寝却无性的发怒了起来,在那之后面对春霞的提问,他却又再度重复我只是因为你是重要的符咒师。………………但是没多久就因为春霞入狱差点死掉就在众人面前承认了自己的心意_(:з」∠)_
在这条线里老狮子与春霞最后的告别也很感动,最后的结局大概预示着两人的孩子若是迎接狮子之仪,就可以再度相遇了吧。

以上是我写完翔侠线写的……简短……感想。……嗯,以下是全剧情剧透。

汪明线其实笑点还挺多的,这里偶尔会插播一点风线VS汪明的梗。

在一开始的时候汪明因为调查砂蜥蜴的理由,去丞相的左右手,同时也算是自己老师的永祥那里做客,因为永祥实在太笨拙了所以便请了春霞去为汪明沏茶。

QQ截图20130420140814


汪明:「嗯……?这个香味,是生姜吗?」
春霞:「…………是的,汪明殿下。」
汪明:「真是不错呢,简直想让我宫中的女官们也学习一下了。」
春霞:「真的吗!?其实啊,我对沏比较独特味道的茶也很得意哦。」
汪明:「独特味道的茶?」
春霞:「是!比如说蘑菇味之类啊,或者是胡瓜味啊……!」
汪明:「那……那真的好喝吗……?」
永祥:「估计是不用2、3天味觉会回复不过来的那种程度吧。」
汪明:「哈哈,原来是玩笑吗。你弟子中原来还有这么有趣的人啊。」

↑不不不汪明殿下其实这里是风属性春霞的本气啊!!!风属性的春霞就是个蘑菇狂人啊!!(。

在这里,因为永祥对春霞实力的夸赞,汪明便对她留了印象,只是因为春霞是女儿身,便直接答复永祥无法成为春霞的主人,并提出了符咒师绝非道具,

在被永祥提出要自己寻找主人后,春霞想到了之前的汪明,因为她觉得汪明是个极为认真的人,若是能伴其左右,大约会变得比如今更强,所以在不觉间便来到了王城。虽然遭到门番的阻拦,却得知汪明有相亲却失踪的消息,为帮助宦官寻到汪明的行踪,春霞前往了国境边的山上。不想却在那里遇到了散播疫病的猪妖并封。在击败猪妖后,春霞因为身上染满了并封的臭味,而脸上盖着布无法呼吸到新鲜空气所以险些中毒,虽然她仍坚持符咒师不可取下覆面的布,可还是被哈巴黎强行取下。

哈巴黎:「只要这样被风吹吹,布上侵染的臭气就会飞走啦。」
哈巴黎:「要是担心被谁看到脸的话,就拿叶子什么的挡挡就行了。」
春霞:「啊哈哈,这主意也许不错——」
春霞:「……!?」
春霞:「咦?好像谁过来了」
哈巴黎:「什、什么……!?」
??:「那边的那个人。你在这里做什么。」
春霞:「……!!」

QQ截图20130420140827


春霞:「骗、骗人……!汪明殿下!?」
汪明:「嗯?怎么。你知道我吗?」
汪明:「不过是没见过的脸呢,我记得城里的女官——」
汪明:「!?」
汪明:「那个身形,该不会是……紫永观的……!?」

QQ截图20130420140839


春霞:「怎、怎么办啦~!居然被殿下看到脸了……!」
哈巴黎:「这、这可不得了了!」
哈巴黎:「快、快用叶子藏起来!!」
汪明:「对、对!叶子——!」
汪明:「嗯!?这生物是什么东西!?」
哈巴黎:「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吧!」
哈巴黎:「你又不是不知道符咒师的规矩!!」

QQ截图20130420140853


春霞:「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春霞:「怎么办啦哈巴黎~~!!」
哈巴黎:「抱、抱歉。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事……!」
汪明:「……是、是啊。」
汪明:「总之,先说明一下情况吧。」
汪明:「你在这里是在做什么?」
春霞:「唔、唔嗯,是这样的……!」
春霞:「呜、呜哇哇哇哇……呜呜……」
汪明:「别、别哭啊!」
汪明:「慢慢说就行了,冷静一点告诉我。」
春霞:「呜呜呜……呜哇哇哇哇……!!」
汪明:「…………不行了。这完全不是能讲话的状态。」
汪明:「那边的你,代替她把话说明白。」

总之在哈巴黎的说明下,汪明明白春霞刚才与并封战斗的事,同时认为自己看到了春霞的容貌这对她是很不利的事,可若她是男子的话,事情就容易解决了。在春霞不解的目光下汪明告诉她,自己在寻找能与自己共同命运的优秀部下,虽然与春霞初见之时便说过,并不欲与女性的符术士结下契约,实则他是很想要如春霞一般优异的人才,可他作为一个尚且独身的太子,若是将她引入宫中,一定会很辛苦,所以之前所说的,也全是为了保护春霞,春霞听到汪明这番话顿时明白。虽然两人都互有结下契约之意,可汪明还是希望能给春霞足够的时间来了解自己,不愿将来春霞因为符咒师的契约而入了牢笼。

春霞:「绝对没有那回事。」
春霞:「肯定是皇城那边呆着比较舒服啦!」
春霞:「而且感觉在那边能吃到好多美食的样子……!」
汪明:「……喂,那边那个小东西。」
哈巴黎:「嗯?怎么了?」
汪明:「这少女当真是永祥认可了的弟子吗?」
汪明:「可她的言行怎生如此幼稚……不、不,个性呢。」
哈巴黎:「虽然人格有点那个,但是符术的能力绝对没问题啦。」
哈巴黎:「可能看起来比较奇怪,不过是无害的哦。……虽然不能保证。」
汪明:「是、是吗……」
汪明:「那个永祥也是相当奇怪的家伙……弟子是这样的也没办法。」
春霞:「讨厌,奇怪的人是说我吗?我经常被这么说哦~」
春霞:「不过啊不过啊,居然想和我这样的人结下契约,殿下你也其实比较喜欢带点刺激的女孩子吧?」
汪明:「不、不,喜欢讨厌什么的,我们没说这个……」
春霞:「诶!?不是吗?」
春霞:「明明我还想着若是和殿下的话,一定能谈一场很棒的恋爱的……!」
汪明:「很棒的,恋爱……?」
春霞:「对哦!」
春霞:「你看符术士,不是除了主人外都不能让别人看到脸的吗?」
春霞:「要是和压根没可能喜欢上的对象结下契约的话,那不是一辈子都没法谈恋爱了吗!」
春霞:「从这个角度而言,殿下你这么棒,我总感觉一定会喜欢上呢……!」
汪明:「抱、抱歉。我有点头晕……」
汪明:「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好吗。」
春霞:「诶、诶诶~!?」
春霞:「怎么可以啦!」
春霞:「曾经说出口的话请老实地承担责任!」
汪明:「就、就算你扯到责任……」

↑以上皆为风属性春霞的小片段【我一直想用风属性走一遍汪明不知道他这个超真面目的人遇到超不真面目的风属性到底是什么心情啦www

在被无关的话扯了一通后,春霞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来意,便向汪明告知皇城的人正在寻找他,他这才明白春霞竟是为了向他传达这个而特意来到了这个危险的地方。望着她离去的身影,汪明若有所思的念着她的名字……

杏红事件中,春霞在收到武康伏击时得到了汪明的帮助,原来他也早就调查出了这个事件的黑手是谁。而在向武康逼问之时,有杀手来伤了武康意图灭口。武康在临死之前悲伤的表示,他只是期望与那个人有着相称的身份而已。
「就这样被好听的话哄了过去,做起了不相称的梦。」
「能帮我告诉她吗,抱歉……没能守护你到最后……」
春霞顿时明白,武康说的便是之前与自己有着一面之缘,那个童年被武康救过便一直对他憧憬不已的太史令之女,傅蓉。而武康也是为了能与傅蓉在一起,才被人操纵,做出了这样的勾当。

通过杏红被诬告一事后,汪明对本就明悉的伯父恶行又多了解了一番,更加下了决心定要夺去伯父的权力以保护国民。

在这条线里,从汪明的视角揭示了翔侠线中西大国的另一个故事。
绍元13年,汪明十岁之时,西大国国内开始传染起了名为斑点病的传染病,因为全国患病的人实在太多,药已经近乎空底,所以西大国国王便派遣使者前来东汪国求援。汪明看着这一切,向自己的伯父,当朝丞相提出希望前往西大国的愿望,哪怕只是多救一人也好,但这个心愿却被伯父斥责,告诉他西大国那边他会送药,不用汪明操心。
心中难过的小汪明在缩在一旁的时候,发现运载着前往西大国的马车,他心中一动,便藏了进去希望可以由此前往西大国。可是行了一半的路时,在马车中的汪明却发现了所谓的药草,竟然只是东汪国司空见惯的喂马牧草而已。愤怒的他命令运输的兵士们退回东汪国,可兵士们却表示非收到返回王陵的命令,将不能遵守,即便马车里只是“看起来很像牧草”的东西,也是丞相所用意的东西,一定会对疫病起功效的。
汪明在愤怒之下冲去寻找自己的父亲告状,可是却被父亲淡淡带过,父亲对丞相的信任让明明就是亲眼看到的汪明非常无法言语,正当他向国王表示自己会调查的时候,宦官带来了之前的马车队遭到贼人袭击,所有的药草都被抢走的消息。国王在震惊之下,向宦官下令再度重整队伍,为西大国送药,可宦官却一脸难言之隐,告诉国王之前的药草已然是东汪国的半分库存,若是我国也遭到同样的疫病,便没有了后路。但此刻汪明心中却充满了愤怒,因为他明明看到的那就是牧草,可面对汪明大声的质疑,国王却要他拿出证据,否则便要接受相应的处罚。没有证据的汪明,什么都做不到,只能悔恨的离开……

在那之后的汪明,依然没有放弃前往西大国的意愿,暗中传唤永祥前来,希望他能够带自己去西大国,以给那里的民众带去治疗疫病的药物,但是却被永祥以“那疫病是连受到狮子之力的殿下也无法抵抗的”这条理由,拒绝了他的要求,汪明这才知道,之前所送去的药物,根本毫无作用。之后在永祥的劝导下,汪明服下了可治疗百病的瓘肉,却又在之后才知晓此物的珍贵性。面对伯父首先保全王族而置黎民不顾的行为,再加上3年前宫中的一场火事,汪明对丞相的不信感愈发浓烈起来——
QQ截图20130420024518

在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信任的情况下,汪明只能呆呆地望着天空,呼唤着自己的狮子之名。
“……珐基利。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我能依靠的,已经除了你之外没有别人了。”
“若是能听到这声音的话,拜托,请听听我的愿望吧……!”
正在汪明绝望地自嘲“狮子是为了守护这国家的统治者而存在的东西,又不是侍从怎么可能随自己心意出现”的时候,雄大圣洁的狮子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狮子的帮助下,汪明终于来到了西大国的王宫前,他正想寻找自己父亲的妹妹,也就是身为西大国王后的叔母报个平安,却看到了一片血的地狱。

QQ截图20130420025724

前行数步,映入我眼帘的是,堆积成山的尸体。
王宫的兵士,女官,似乎身份很高的老臣……
他们都似乎被疑似动物样的东西啃噬过身体一般而死去。
从那伤口喷出来的血液,
就仿佛溪水一般向下流去。

汪明:「唔……唔……」
一下子仿佛被眼前这超出现实的光景压倒,我呆坐在了地上。
双手触到这被鲜血浸染的地面,不觉间胃中翻上一股呕吐之意。
汪明:「珐基利……!」
汪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汪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珐基利:「我无法回答你的这个疑问。」
汪明:「为什么?为什么无法回答!?」
珐基利:「我有守护你的使命。」
珐基利:「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并不需要知道。」
汪明:「……!」
汪明:「……那、那个是……」
我发现了墙边有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倒在那里,赶紧向那里跑去。

汪明:「喂,你还好吗!振作一点……!」
我努力的呼唤着,但是却得不到回应。
他的身上穿着上等绢布所制成的服饰,腰上插着一把镶嵌着美丽宝玉的剑。
若是没猜错的话,他恐怕就是那位与我同日出生的王太子吧。
汪明:「为什么……为什么要夺去他们的生命?」
汪明:「在这个王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能回答我这个问题。
尽管如此,我仍然无法阻止自己呐喊的冲动。
不成声地哭泣从喉头漏出……
无数次地敲着地板。

珐基利:「……汪明。你已经满意了吧。该回王陵了。」
汪明:「别开玩笑了!」
汪明:「难道你要我把他们就这样放着不管吗!?」
珐基利:「就算你再怎么悲痛,这些死者都不会活过来的。」
汪明:「我当然知道这些了!」
汪明:「但是,至少……」
至少,让他们能安详地睡去吧。
在来世,能迎来幸福的人生……
如今的我所能做到之事,便只有将他们的遗体好好安葬而已——

在狮子的帮助下,汪明将西大国人民的遗体一个一个的,埋进了他挖掘的坟墓之中,在这期间,他将西大国的覆灭与伯父的行为,终于扣成了一个环。
带着这份心思,他一直努力着,希望能够与伯父抗衡,为民众取得权利。而春霞的出现,终于点燃了他心中的希望之火,即使会出现与她相符的他人,汪明也决意一定要将春霞纳入自己麾下。

而两人在磨合之间,出现了第一个难关。汪明的伯父因为希望操控力量,所以要求春霞与杏红都成为自己的符术士,在这时汪明与他打了一个赌,若是能取下某个难攻的城池,便希望伯父不再纠缠二人。
在这里,汪明用他的才智平清了内贼,并令兵部尚书心悦诚服归顺自己。之后又巧施妙计,使春霞杏红二人假扮进敌军,作为内应不费吹灰之力取下了那座城池。在这个事件中,汪明才再次实感到他对春霞的需要,以及自己对她朦胧的情愫。

QQ截图20130420032915


汪明:「在说这样的话之前,我有件事要问你。」
汪明:「你没有受伤吧?」
汪明:「在城里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春霞:「那个……」
春霞:「虽然说没碰到什么危险,但是被黄遂将军命令过要一起去床上伺候他……」
汪明:「什、什么!?」
汪明:「去床上……伺候!?」
汪明:「不能饶恕!那个混蛋……!」
春霞:「请、请等一下,汪明殿下!」
春霞:「您要去哪里?」
汪明:「明摆着的事吧!」
汪明:「我要回到城里把黄遂干掉!」
汪明:「居然强行与你……我怎么可能饶恕他……!」
春霞:「这、这是误会,汪明殿下!」
春霞:「我只是被这样命令了,但是并没有被做什么。」
汪明:「什么?误会……!?」
春霞:「是。我只是稍微觉得有些发寒而已……」
汪明:「是、是这样吗……」
汪明:「抱歉,是我多想了。」
汪明:「我还想肯定黄遂已经对你出手了……」
春霞:(吓、吓死我了……)
春霞:(汪明殿下居然会这么慌乱……)
春霞:(但是……这是为了我而慌张的吗?)
春霞:(若是我因此高兴的话,实在是对汪明殿下的失礼啊……)
汪明:「……春霞?」
汪明:「突然不说话了,是怎么了?」
春霞:「那个……汪明殿下。」
春霞:「您会这么生气,是因为我是符术士吗?」
汪明:「诶……?」
春霞:「在东汪国,若是故意想要去触摸符术士覆盖面容的布的人,是要受到严重惩罚的。」
春霞:「所以……」
汪明:「……」
汪明:「……没错。你是符术士。是东汪国之宝。」
汪明:「若是故意要去触摸符术士覆盖面容的布的人,是要受到严重惩罚的。」
汪明:「所以我要去处罚黄遂。仅此而已。」
春霞:「抱、抱歉……汪明殿下。」
春霞:「刚刚所说的,请您忘记吧……」

春霞:(我……为什么要问那种事啊)
春霞:(明明除此之外的回答,是不可能出现的……)

QQ截图20130420034450

而汪明实则已经发现自己对春霞淡淡的恋心,却因为一直沉浸在多年前同日诞生的兄弟对自己仇恨的诅咒中,决意将自己对春霞的情感抹去。

QQ截图20130420034501

可在之后,春霞于一日受到汪明邀约之时,被卷入“诱拐太子妃”事件,险些被送上刑场,在这一瞬间,汪明终于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心情。

汪明:(春霞她还没来吗。)
汪明:(这么迟……该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我有些沉不住气,来到池塘边眺望着。
汪明:(之前想着若是这里的话,便不用在意伯父与母亲大人会来骚扰,可以好好与她说说话……)
汪明:(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我心中充斥着百般猜测,久久不能下心头。
近卫兵:「汪明殿下,别那么急嘛。」
近卫兵:「春霞小姐一定马上就来了。」
汪明:「不,可是……」
近卫兵:「那么关心她的话,您去紫永观接人家来不是更好嘛。」
  偷瞧着我的神情的兵士们,这样苦笑着说道。
  或许的确应该这样做不错,可是……
  她不过是成为我的手足为我工作的护卫。她,不过是符术士而已。
  绝对做出不会跨越那条线的言行,我曾对心发誓过。
  可是……仅仅只是一日不曾相逢,我的心中便充斥着各种不安。
  明明只是极短的时间,我却如此的感到了渴求。
汪明:(这简直就像是,坠入了恋河一般的少女啊。)
  我察觉到这个事实,不由得大大地叹了口气。
  不管几次想甩开也好,那个声音,那个微笑的唇边,都将我的心牢牢抓住无法松开。
汪明:(这简直是……重症啊。)
汪明:(真没想到,我也会有为这样的事烦恼的一天。)
  但是,即便如此——
  我紧紧地握住拳头。
  即便要将春霞的性命暴露于危险之中,只要能达到目的,我也会毫不留情的斩断这份情愫。
  我也是抱着要告诉她『你只能是我的棋子』这份觉悟,才将她叫到这里来的。
  我是东汪国的太子,而她是符术士。
  而在这以上的关系,如今的我——

胡白:「汪明殿下……!」
  听到这个耳熟的声音,我转过头来。
  胡白向我奔了过来。
汪明:「发生了……什么事?」
  我从他的表情中瞬间明白,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胡白:「春霞……春霞出事了!」
胡白:「我们收到了传令,说春霞因为诱拐了汪明殿下的王妃候补,所以被判了死罪……!」
  身体中的血液,仿佛被冻住般的冰凉。
汪明:「春霞被……判了死罪?」
  嘴唇颤抖着,声音低哑掠过。
汪明:「该不会已经……」
  努力挤出一丝声音这样问道,胡白左右摇摇头。
胡白:「现在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胡白:「快点吧!汪明殿下!」
  还没来得及听那话语的落音之前,我便大步踏上地面。
  不管如何伪装自己的心,如何将这份爱意封印……
  这一切都是没用的。
  在这一瞬,我清楚的明白了。
汪明:(拜托了,一定要赶上……!)
  我一边在心中重复祈祷着无数祈愿的话语,一边奔跑着——

QQ截图20130420040950


而在两人表白了心意后,也终于正式地结下了契约。

汪明:「春霞……」
汪明:「是啊,原来你是这幅容颜啊。」
汪明:「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拼命不要看到,所以记忆中一直有些模糊……」
汪明:「可如今这样看来,却又不是那么意外……为什么会这样呢。」
春霞:「请、请别在这么近的距离里紧盯着我。」
春霞:「这样实在是有些害羞。」
汪明:「稍微一会也没什么吧。」
汪明:「不管怎么说,能这么看着你的素颜是主人的特权嘛。」
春霞:「汪明殿下……」
汪明:「春霞……作为主人,我有一些要向你提前说好的事情。」
汪明:「你是与我结交了契约的符术士,要绝对遵从主人的命令。」
汪明:「但是……若是为了我而舍弃生命,我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
春霞:「诶……」
汪明:「我无法将你视作单纯的道具而扔掉,这件事我通过这次的骚动已经完全明白了。」
汪明:「你既不是我的棋子,也不是我的手足。」
汪明:「在这片大陆之上,哪里都无法找到可以代替你的存在。」
汪明:「春霞。与我在一起,在我的身边活着吧。」
汪明:「然后永远……一起守护着东汪国的未来。」
春霞:「汪明……殿下……」
我轻轻地点着头,眼泪顺下脸颊划过。
汪明殿下用手指轻轻滴拭去我的泪水……
我们彼此望着对方的脸,微笑着——

QQ截图20130420041014


而在结下契约之后,迎接汪明的却是伯父的一场阴谋,他终于按捺不住,密谋造反,诬陷汪明害死自己的父王,将他收押天牢。春霞等人为了救他,联合太史令揭穿了丞相的阴谋,而随着先王的死去一同消失的哈巴黎,也出现帮助了春霞,并与她约定,一定会再见。

QQ截图20130420040107
QQ截图20130420040119


在故事的最后,成为了王后的春霞与汪明约定,两人的孩子,一定能成为任何困难都能跨过的王者,在那个时候一定会再见到哈巴黎的。

QQ截图20130420041103


我望着澄澈的青空,微笑着。
春霞:(你能听到吗?哈巴黎……)
春霞:(我一定会和汪明殿下一同,守护着这个国家的)
在这时,我似乎隐约感受到,被我紧握着的守护符,露出了些许的光辉……
汪明殿下温柔地将我眼中溢出的泪水,轻轻地拭去了——






(汪明线完。怎么说,汪明是三大男主角里不上不下的一条线,但是最棒的就是汪明这个人就是个完全的正能量!!!太阳!!!!!!向日葵!!!!!!!!!这孩子一点都不黑啊!!!!完全是一个纯白物体!!!!!!!
汪明!超!可!爱!

QQ截图20130420042646


大概是因为太纯粹了,所以整个人都像个大孩子一样,每次我看到他↓这个狡黠的笑容的时候,我都在捂着胸口说太狡猾了!!!明明你是哥哥但怎么比弟弟可爱这么多啦!!!!某人你快学学他啊你整条线都是扑克脸我也想像看到汪明的笑脸一样看你笑啊!!!!

QQ截图20130420042701


PS他对天然脱线的性格超没辙啦wwwwwwwwwwwww
强烈建议诸位用风属性跑一次wwwwwwwwwwwwwwww
↓这是原画的沙月老师用风属性跑完后的落书wwwwwwwwwwww没错完全就是这样的感觉!!!!!!!!!!!蘑菇狂人春霞XSK
proxy (12)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